中国发展网
  • 点击搜索
当前位置:首页 > 经济民生 > 高端访谈

创新医疗技术革命:探秘干细胞的潜力与未来

作者:     来源:人民网     时间:2019-04-13 19:19

1553850601717

创新医疗技术革命:探秘干细胞的潜力与未来

时间:2019-04-12 09:00:00地点:人民网简介:2019年4月,解放军总医院第三医学中心功能神经外科主任安沂华做客人民网,以“创新医疗技术革命:探秘干细胞的潜力与未来”为主题与网民交流。本访谈为“见证”改革开放40周年系列人物访谈之一,由人民网舆情数据中心、人民网强国论坛、腾讯视频共同主办。

主持人:各位好,欢迎大家观看人民网见证改革开放40周年系列访谈节目。今天我们为大家请到的嘉宾是解放军总医院第三医学中心功能神经外科主任安沂华教授。欢迎安教授的到来。

安沂华:大家好。

改革开放以来 中国医学设备及医疗水平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

主持人:安教授,我们知道您研究的是中国干细胞的治疗发展这个非常前沿的科技,今天请您和大家一起在改革开放40周年之际见证中国的干细胞治疗的发展。提到改革开放40年,中国人民的生活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改革开放这四个字对您而言有什么样的意义?

安沂华:因为我是1970年出生的,1978年开始改革开放,我觉得整个改革开放40年来我最大的感触就是,我们国家的经济有了长足的发展,我们国家的科技实力有了飞速的提高。

主持人:我们看到中国改革开放40年,人民的生活水平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改革开放对您来说,对您从事医学行业来说又发生什么改变呢?

安沂华:我觉得改革开放以来,中国的医学,无论是医学的水平还是医学的设备,都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了。比如我上大学的时候,我们神经外科的ICU设备是非常简陋的,能量个血压、脉搏,先进的仪器设备,我们想监测患者的生命体征都没有,这都是很欠缺的,只有最重的病人才有这样一个设备,其他的病人都没有。一旦发生危险,出现问题的时候,你再去抢救就来不及了。现在中国ICU里面所有的设备,国外有什么,基本上我们国内就有什么了。

主持人:达到了与世界同步的顶尖水平。

安沂华:是的,就连病房里面给病人做治疗的时候,每个治疗的病人床都可以放一个监护仪来进行监护,这样我们发生危险的概率就一下子会小了很多,这是我们医学设备这块的改变。

再一个,从我们科研方面,我们和以前也完全是鸟枪换炮了。我读博士的时候,那时候我们在国内做科研,做基础实验,有一种叫枪头,就是加液枪,前面小塑料圆圆的、尖尖的叫枪头,那个东西在国外是要求一次性使用的,你用完以后就要扔掉,一个才多少钱呢?几分钱。

主持人:那是哪个年代的时候?

安沂华:1995年、1996年、1997年的时候。但是在我们国内,用完枪头,要重新洗干净以后再消毒再来使用。

主持人:这样对我们实验的结果会稍微有影响吧。

安沂华:会有很大的影响。你这次用这个试剂,你洗完以后肯定洗不干净,你再怎么洗也洗不干净,你再加另一个试剂,可能对你的实验结果有影响,但是没有办法,我们就是很匮乏。做科研,当时是几万元,一个博士生如果能拿到一万元的科研经费就已经很开心了。现在我们做科研,一个课题就是几十万、上百万,我的学生,我经常跟他们说,你们知足吧,你们现在可以做到枪头随便用。

主持人:没有想到老师当年的时候条件还是很艰苦的。

安沂华:是的。

主持人:从这些细节,从您经历这些设备上研究的最细小的细节,我们能看到中国医学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安沂华:是的,我们现在基本上国外实验室怎么做,我们国内也是怎么做了。

神经干细胞移植是脑瘫、脑外伤、脊椎损伤、中风患者的新希望

主持人:我们知道您是从事干细胞方面的研究,干细胞和人类的健康是息息相关的。您是哪一年从事干细胞研究方面的工作?

安沂华:我是从2000年。

主持人:那时候从全世界来讲干细胞这个提法也是刚刚出现不久吧。

安沂华:是的。因为我们现在谈论干细胞和传统的造血干细胞是完全不同的概念。1996年、1997年美国的科学家才刚刚从人脑中发现有神经干细胞的存在,而我们从2000年开始进行这方面的研究,基本上和国际处于同步的水平。

主持人:干细胞究竟是什么,能不能给大家形象的讲一讲,让大家对干细胞有所基础的了解。

安沂华:好的。其实干细胞这个概念是非常简单的。我们所有的人体,都是由一个受精卵发育来的,这个受精卵就是最原始的干细胞,经过不断的分裂,从一个细胞变成两个,两个变成四个,四个变成八个,细胞的数量不断增加,在数量增加的同时,又开始进行了分化,逐渐组成了人体的头发、皮肤、眼睛、肌肉、骨骼,甚至我们的指甲,所以人体所有的细胞都是由一个最原始的干细胞分化过来的。

主持人:干细胞就是人身体最原始的细胞组织。现在我们听到干细胞,总觉得有点神话的作用,而且行业面临良莠不齐、鱼龙混杂的局面。我们想了解一下被大家称为起死回生的神药是不是存在?我们究竟如何科学看待干细胞?

安沂华:这个问题问得非常好。一方面,全世界的科学家都公认,干细胞的出现一定会带来医学领域的一场革命,很多以前我们无法治疗的疾病,现在有了干细胞以后,都可以治疗,甚至有可能治愈了。这是医学领域的一场革命。但是另一方面我们一定要客观看待干细胞,它绝对不是一个包治百病的万灵药,很多的疾病到目前为止,用干细胞仍然是无法解决的。

主持人:您是干细胞的探索者、研究者和实践者,我们想了解一下,在干细胞十多年发展历程当中,您当初怎样在2000年的时候和干细胞结缘的,有什么样的故事和我们分享呢?

安沂华:这里面确实有一个小故事。1999年冬天,我当时是神经外科的主治医生,急诊的时候接诊了一个70多岁的老人,脑出血,当时病情是非常危重的,其他的医生都认为这个病人是没有希望治疗了。但是家属就说,我们特别希望有这么一个老人活着,都跪下了。所以我当时就想尽自己的所能,想把这个老人救活。经历了大概一个月的时间,反复的经过各种病危、抢救,最后总算把这个老人救活了,遗憾的是当时这个老人全身瘫痪,而且昏迷状态。家属觉得,只要有这么一个老人在,他们就觉得很满意了,千恩万谢把这个老人接回家了。但是我那时候觉得特别自责,我觉得神经外科医生的使命不应该是创造更多的瘫痪在床的病人,像很多脑出血、脑血栓的病人,我们通过手术是可以把他的命救活的,可以保住他的生命的,但是瘫痪的肢体,我们是没有办法解决的。我当时想神经外科的医生的职责绝对不应该是创造更多瘫痪的病人,而是不仅让他活下来,而且更健康、有尊严的活着。正好2000年的时候,中国神经外科创始人、北京天坛医院院长王忠诚院士开始招博士后,我就考取了王忠诚老师的博士后,就开始对干细胞进行技术研究。

主持人:2000年到现在,干细胞移植成功救治了成千上万的患者。

安沂华:目前为止,我们做了一万多病人了。

主持人:这里面有没有让您印象深刻的救治的故事,我们特别希望能借此机会请安教授给大家说一说。

安沂华:这十几年来,人生的苦辣酸甜在工作中都体会到了。最让我欣慰的是很多病人经过我们的努力,重新恢复了生活的尊严或者恢复了生活和工作的能力。比如,我印象很深刻的是,2010年,我们救治了一个来自于内蒙古的脑瘫的孩子,小女孩,叫露露,当时是5岁,这个孩子在出生前是因为妈妈坐车的时候经历了车祸,先兆流产,赶紧跑到医院里面去紧急抢救,这个孩子早产出生了,出生以后又有核黄疸,经历肺炎,最后诊断是脑瘫。这个孩子做了五年的康复锻炼,到我们这儿来的时候,依然连站都站不起来,更不能走路了。家长就非常焦急,觉得这样的孩子,妈妈每天都不能上班,就只能陪着这个孩子在家里面,领着她去做康复锻炼。一辈子如果这个孩子是这样,无论对社会,对这个家庭都是很大的负担。对孩子来说,这一辈子都是很不公平。所以我们给她做了干细胞治疗,一个多月以后,孩子的爸爸很兴奋的就拿手机录了一段视频发给我们,这个孩子已经能站起来,能走路了,虽然走得晃晃悠悠,能走了,又过了一段时间,半年多以后,这个孩子走得更稳了,一年多以后,家长领着孩子来做第二个疗程的干细胞治疗,这个孩子已经走得很稳了。

主持人:2010年的时候给她治疗,现在九年过去了,你们有没有跟踪这个女孩现在的发展或者成长的状况?

安沂华:我们跟踪了。这个孩子2011年到我们这儿又来了一次,又做了一个疗程干细胞治疗,后来这个孩子可以背着书包每天正常上学了。

主持人:和其他小孩已经没有区别了?

安沂华:对。家长特别开心,孩子也很开心。从以前生活完全不能自理,到经历了我们两个疗程的干细胞治疗以后,可以背着书包上学,甚至将来可以有一份工作。不仅能养活自己,还能孝敬父母。我觉得人生就有了一个翻天覆地的变化。这是我们觉得很欣慰的事。

主持人:太感谢你们了。干细胞的治疗为什么会这么神奇?

安沂华:经过我们全世界的科学家和医生的探索,我们现在认为,干细胞是通过几个机制让身体损伤的神经功能修复的。一个机制是细胞替代学说。比如,汽车有个零件坏了,汽车没法正常运转,只需要用干细胞再做一个新的零件,把旧的零件替换掉,就可以重新运转了。第二个机制叫神经营养学说。干细胞移植到患者体内之后,能够分泌很多的神经营养因子,我们人体其实是有自我修复的潜能,但是随着我们人体年龄逐渐增长,潜能是越来越下降的,内源性的干细胞的修复能力已经不足以完成修复的使命,需要我们进行外源性的移植,补充大量的干细胞,增加它的修复功能,这样就可以把它原来损伤的神经细胞的功能修复好。比如,我们在战场上,很多战士去冲锋陷阵,已经牺牲的战士没有办法救活,可是很多伤员经过我们的救治以后,可以重新恢复战斗力。

主持人:比如干细胞治疗在这个小女孩身上起到了神奇的作用。现在中国有很多脑瘫的患者,是不是用干细胞的治疗都可以把他们康复呢?干细胞治疗有没有存在的困难的地方?

安沂华:你说的问题也是很现实的问题。我们中国光现在统计学分析,可能有500多万脑瘫孩子,经过我们治疗的五千多的脑瘫孩子统计分析,我们发现,不是所有的脑瘫孩子都可以接受干细胞治疗。也就是我们的适应症,就不是所有的孩子。现在我们认为,一个是年龄限制,年龄越小的孩子,干细胞治疗效果越好,年龄越大,效果越差。第二,对智力的改善,干细胞的效果不让我们满意,比如重度智力障碍的孩子,到目前为止,我们认为治疗效果不是很理想的。

主持人:对神经系统功能,比如刚刚那个脑瘫孩子是不能行走,所以她的效果就要好。

安沂华:对,您刚才提到的运动功能。脑瘫孩子有几大症状,第一个是运动功能的障碍,第二个是智力发育的障碍,第三,患者往往还有癫痫等等这些,甚至有的脑瘫的孩子还有失明,眼睛根本看不见等等。我们现在说在运动功能改善方面,效果是非常明显的。我们可以显著地提高他的肌体肌肉力量,我们叫肌力,可以降低异常肌张力,把肌张力降低了,把肌肉力量提高。轻度智力障碍的孩子,如果这个孩子年龄比较小,他的智力改善的机会还是很大的。但是,对于那些大龄的脑瘫孩子,重度智力障碍的孩子,我们觉得效果就很差。所以我觉得还有很大的提升空间。

追赶国际一流 做神经干细胞移植的“潮头兵”

主持人:经过这些年的发展,我们看到中国干细胞的研究和发展,也取得了一些创新的突破。这些地方会体现在哪些方面呢?

安沂华:我觉得可以概括为两个方面,一个是理论研究方面的突破,就是像刚才您问到的,干细胞为什么能起到一个修复作用。还有一个,脑瘫的病人,有些病人效果做了挺好,在智力改善方面效果不好。我们怎么在这方面进行改进。这都是理论方面的突破。再一个,在临床治疗的方法和手段方面的突破。这是我们神经外科医生最关心的。比如说我通过什么样的治疗方法,什么样的移植干细胞的途径,能让疗效更好。在这些方面我们都在进行着不懈的努力。我觉得从干细胞的发现,1996年、1997年才发现,到现在不过才20多年的时间,还是一个新生事物。我觉得在这些方面,还有很大的空间。

主持人:在国际医疗界,刚才说到,一开始从2000年的时候,当时美国发现也不过两年的时间,现在我们干细胞研究治疗水平在国际上又处于什么样的地位呢?

安沂华:如果从理论学的研究方面,我觉得我们中国也已经进入了世界强国的行列,比如美国、日本、欧盟,我们现在有些方面仅次于他们,但是我们有些方面,也在国际顶级杂志上发了很多文章。很遗憾的是,现在诺贝尔医学奖方面,日本科学家、英国的科学家已经拿到了有关干细胞方面的诺贝尔医学奖,但是我们中国还没有,这是我们可能还需要未来努力的地方。干细胞临床治疗方面,我觉得应该很感谢之前我们国家卫生部以及后来的卫计委等等方面的政策,比美国、欧盟宽松,我们在临床治疗方面,做了很多的病人是远远走在美国和日本、欧盟的前面的。我们的临床经验要比他们丰富很多。这是我们中国在干细胞领域的一大优势。

主持人:现阶段除了您刚刚跟我们说的干细胞可以治愈脑瘫的孩子,在未来,我们还可以对干细胞治疗在哪些方面有所期待?

安沂华:到现在为止,干细胞的治疗领域已经越来越广泛了,比如说干细胞治疗心肌梗死,干细胞治疗骨关节疾病,治疗消化系统疾病,例如肝硬化、溃疡性结肠炎,治疗呼吸系统的疾病,治疗皮肤烧伤等等,它的治疗领域是越来越广。包括现在治疗眼底病变,比如视网膜黄斑变性,这个病原来认为是一个不治之症,现在有了干细胞以后,大家开始尝试能不能用干细胞治疗视网膜黄斑变性。甚至肝硬化,我们知道肝硬化发展到晚期的时候,就必须要做肝移植了。到目前为止,早期的肝硬化可能是有办法解决的,中期、晚期的肝硬化没有办法逆转。干细胞的出现就有可能让肝功能重新逆转,让硬化的肝脏、萎缩的肝脏重新增大,功能重新发挥出来。也许很多病人将来就不需要做肝移植了。

主持人:干细胞提取程序是很复杂的吗?

安沂华:是的。干细胞提取出来以后,如果我们想用它来治疗不同的疾病,必须要进行进一步的诱导定向分化。一个受精卵可以发育组成身体所有的细胞,各个细胞功能不一样,它的皮肤、神经、骨骼、心肌,所有的细胞是完全不一样的,我们现在尝试的是如何让干细胞诱导分化成我们需要的细胞。

主持人:干细胞在前期的诱导分化,是不是一项比较复杂、艰难的工程?

安沂华:这是现在最艰难的工程。

主持人:谢谢安教授今天和我们大家一起分享中国干细胞治疗发展的一些过程和故事。

改革开放以来,中国医学的研究和医疗水平不断提升,为我们国家的发展和我们老百姓的身体健康作出了巨大的贡献。最后如果让您用一个词或者两个词来形容改革开放40年对您的感受,或者对我们国家的经济变化的感受,您会用哪一两个词,来跟我们做一个小小的总结。

安沂华:我觉得可以用任重道远、砥砺前行。

主持人:在您的工作领域体现在什么地方呢?

安沂华:像您刚才说的,从1978年到现在,改革开放40年了,中国的经济获得很大的提高,科技实力有了飞速的发展,但是目前为止,我们人均寿命,还有很多其他方面卫生的指标,与世界最先进的国家相比,仍然是有不小差距的。我们想以后会继续努力,争取早一点把我们中国变成一个世界上的真正的强国。

主持人:谢谢,非常感谢今天安沂华教授作客人民网演播室,和大家分享中国干细胞治疗发展和在应用方面做出的巨大的成功,一些神奇的改变。也跟我们一起见证中国改革开放40周年对您的影响。非常感谢您。

安沂华:谢谢大家,谢谢主持人。

主持人:感谢大家收看我们今天的“见证”,下期见。

【责编:高雪】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