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发展网
  • 点击搜索
当前位置:首页 > 经济民生 > 高端访谈

纪录电影《HELLO 北京》:聚焦洋北漂的中国梦

作者:     来源:人民网     时间:2019-04-25 09:48

1556081661613

主持人

各位好,欢迎大家关注人民网访谈节目。我们知道,纪录电影《HELLO 北京》刚刚上映,这部影片入围北京国际电影节纪录单元的影片。这部纪录片是以全程真实记录的方式记录了五位外国人在北京的生活。通过记录他们的日常生活,也彰显了北京这座国际大都市的魅力和它的包容性。今天我们在演播室非常荣幸地为大家请到了三位电影主创和大家一起聊聊《HELLO 北京》这部纪录电影。我身边这位是影片导演万剑英。万导您好。

万剑英

您好,各位人民网观众你们好。

主持人

万导身边这位是影片制作人毛成胜。毛总您好。

毛成胜

您好。各位人民网的网友大家好。

主持人

还有一位是我们影片当中五位外国人之一,也是在洋北漂当中非常有名的老江,江森海。您好。

江森海

您好,人民网的观众大家好。

主持人

非常高兴三位和我们大家一起来聊《HELLO 北京》这部影片,这部影片已经上映了,大家对它的评价还是非常高的。我们今天想聊聊这部影片当中的一些故事。我们知道纪录片影片,有的时候会担心它的市场表现,毛总,为什么我们会想到去投资拍摄一部纪录电影?初衷是什么?

毛成胜

我回答这个问题,之前我在商业影视领域也做了十几年,这个项目有偶然的机遇,我们在若干年前,聊到了关于北京的发展,关于北京的漂泊,尤其当我们遇到一些外国朋友的时候,我们当时觉得这个挺有意思。第二,在投资初始,我们其实也想到过,因为现在纪录片可能在国际通行的是一个好的片种,但是可能从投入回报来讲,并不是很乐观。我们既然在商业上面有了一些投入,或者有了一些收获,我们也想作为一个文化工作者,还是应该有一些他的传承和担当的。如果在这个上面,虽然它的商业营收并没有商业娱乐项目那么强,但是我们觉得我们应该为时代,为这个文化来做一些有意义的事情。所以,我们就开始启动了这样一个项目。当然我们也得到了各方的相应的支持。

主持人

尤其是现在观众的口碑还是不错的。我们知道,万导是中央电视台纪录片的导演,执导过很多大家耳熟能详的电视纪录片,《大国崛起》《华尔街》等等,这次和纪录电影接触,是源于什么样的机缘,拍摄过程中有没有觉得电影纪录片和电视纪录片的差距还是蛮大的,表现在什么地方?

万剑英

这属于第一次触电,首先感谢毛总公司有这样的担当,愿意把这样纪录片的方式呈现在大屏幕。作为我们来做的话,我觉得还是很大的不同。电影的结构和纪录片的结构,可能是不一样。我当时是用一种比较笨的方式,因为我一直认为,纪录片最大的魅力就是真实,我想把这个真实放大到大荧幕上去。我一直有一个理念,没有比真实更深刻,也没有比真实更感人。而且,这次比较好,就是我们选取的都是五位外国人。他们对这个真实的理解可能更直接,不会有任何的做作。我觉得这可能是在这样一个大屏幕,我们都讲究戏剧冲突和精彩的故事,和各种利益的、商业的大屏幕上,有这样一个真实的影片的出现。而且我们现在注意到很多纪录大电影也开始,我想是大家慢慢会喜欢这样一种方式。

主持人

毛总,作为北漂来讲,我们国内也有其他城市的人在北京生活闯荡,属于北漂,为什么我们会把视角放在外国人的身上,记录外国人在北京的生活。我们当时是怎么想的?人物是怎么选择的?

毛成胜

我本身就是一个土北漂,对北漂生活,我们广而言之,不仅是北漂,是广上深,或者其他的二线城市,整个在中国城市化进程运动过程中,我们肩负一些使命,来到大城市,为梦想奋斗。我想这个在我们过去的,无论是文艺作品,还是我们的新闻报道里面,其实有不少探讨。第二个,我觉得回归到北京,北京是中国的首都,也是一个世界之都。我们的外国朋友,在北京打拼、寻梦,最开始我也是带着疑惑来开始思索的,为什么他们来到北京。我知道我们五位主人公来北京之前,也游历各国,最终把根扎在北京,我觉得这其实是挺有意思的一件事情。第三个,北京的进程,已经不仅仅是中国的首都那么简单了,我想,在整个的寻梦的过程中,从中西文化的交融,到整个时代进程。我们有时候因为工作机缘也会去到国外,发现在外国朋友的眼里面,对中国有一定的了解,但是了解不够全面,我们想刚好借用这个真实的影像,让我们的外国朋友以身说法,看看我们的北京,不偏不倚地描述一下北京的生活,以及北京的中国梦。

主持人

我们看到这次五位主人公,一位德国人,两位英国人,还有两位是巴基斯坦人。这五位选择的时候是从他们的工作还是说在北京的年限,从哪些角度考虑选择他们来记录呢?

毛成胜

首先从人物选择上,起初我们是在全国范围内做了近百位外籍朋友的遴选。最后有拍摄时间,包括过往的经历,其实最开始没有明确的对国籍等等有什么设定,按我们中国人的说法就是缘分。这个过程中,我们觉得,这些朋友,大家看,我们记录的这几个主人公,最少的在中国待过八年,最长的25年。其实是逐渐形成了把他乡当第二故乡的感觉。

第二,无论是何种职业,整个在这个上面,待的时间年限,到了一定的时候,才会有感受、感悟,由内而外的一个生发。

第三,我们选取的几个主人公,在各自的领域都取得了不俗的成绩,这也是我想借此表达的。刚才说到土北漂和洋北漂,他们要克服比我们大得多的语言、生活以及环境的各种压力,相反,他们在各自领域里面还取得不俗的成绩,对我们这些土北漂,是不是也是一个很好的激励。所以,从开始的构架就是这样来想的。刚好这几位朋友也给了很好的配合,所以我想说,这是我们这个片子得以成形的基础和根本。

主持人

谢谢毛总的介绍。老江,您好,缘分让我们在这里相遇。刚刚毛总说到缘分这个词。您跟北京的这个缘分始于什么时候开始的?

江森海

我是1992年来的,27年了。

主持人

我们片子是2017年拍的。您是在北京生活最长的。也是现在看来最著名的洋北漂之一。在影片当中看到,您说的最多的就是对北京胡同的了解。像我作为中国人来讲,我也是从老家到北京来,对北京的胡同可能了解都没有您深。能不能跟我们讲讲您对北京胡同的认识,是什么样的认识,跟我们分享分享。

江森海

1992年,我先去鼓楼西大街那上一些中文课,在社会科学院,我都不知道周围是什么,我就记得下完课,我就去溜达,后来就碰到后海,后来我碰到了鼓楼。当时那些地方也不算是旅游景点,就是放在那,我就问了一些老头,或者一些会英语的人,这是什么?他们会说。我感觉这个城市蛮有意思的。后来我就看了一些书,看了鼓楼街上、后海的街上,周围全是历史和文化,我特别想能住在这么一个地方,肯定蛮有意思的。

胡同是怎么改变我的生活?肯定是因为2003年我搬到一个大杂院,在南锣鼓巷,那时候南锣鼓巷还不算出名,就是一个居民区。后来我就决定,2005年在南锣鼓巷开店,我应该算是第一个创意店在南锣鼓巷,因为我家在那。后来那个店也火起来了,那个品牌也火起来了,这条街也火起来了。我们家,包括我们孩子,都住在一个大杂院,咱们的邻居后来是咱们的家人一样,通过当地的居委会、街道办事处,给我很多支持,扩大我这个品牌,我也是在南锣鼓巷的商会,帮他们做了一些工作,去发展南锣鼓巷。其实搬到南锣鼓巷,有这么一个品牌,有这些邻居,这是我头一次觉得深度进入胡同社会的生活。就完全改变我们的命运,包括我们的孩子也是,他们在一个大杂院生活了十年。

主持人

您从到北京,现在一直生活在胡同里。

江森海

也不一定,有一段时间也是在楼房。在西直门也有,在金山也有,在南锣鼓巷也有,不同的地方换。后来我现在买了一套房在和平里那边。

主持人

北京给你带来了很好的生活。

江森海

非常好。我在纪录片中说的,我来到北京,才自己觉得真是开始,因为我到了北京,开始自己创业。我开始发展自己。完全是一个新的人,到了北京,有一个新的名字,变成江森海,有一个新的开始。而且我到了北京,也有很多的机会。1992年、1993年发展相当快,在英国不可能实现的机会。开始有当地很多朋友,肯定是人吸引我留下来,不是钱。这些人都变成我的家人,后来我家人,我孩子都在这儿生的。人家问我,你是北京人?其实我心里就是北京人,我长得不像北京人。

主持人

北京是您的家,这是肯定的。英国肯定也是你的家。你怎么去看英国的家和北京的家,这两个家对你来说意义或者说感觉是什么样的?

江森海

英国是我一个开始,我的教育都在那。我17岁离开英国,那是我的教育。但是我的学习都是在北京。我是不停止在学习,但是教育就是在英国。后来到了北京,我就不停的学习,学会怎么做买卖,学会中文,学会北京和中国的一些文化。为什么这个片子很有意思,北京从一个外国人的角度是非常有意思的,如果我碰到一些中国人,我在英国生活了几年,我对他很好奇,你怎么看英国,其实从我们外国人的角度怎么看北京,是蛮有意思的。英国是我一个开始,我在英国待了17年,但是我已经在北京27年了。

主持人

这两个家是不同的感觉。

江森海

非常不一样的感觉。但是北京在我心里还是我家。而且我闺女也是,她们的家就是北京,英国对她们来说是一个陌生的国家。

主持人

谢谢老江跟我们分享。我们看到刚刚从老江的叙述当中感觉,以城市为背景的纪录电影很有意思,尤其是从外国人的眼中来看北京。我们想请教毛总,像这种以城市为背景的纪录电影,我们以后会不会拍成一个系列?比如到上海、到广州,《HELLO 上海》、《HELLO 广州》,会不会组成系列电影,到时候会很有意思。

毛成胜

谢谢您的提问,从一开始我们有这样的想法,但是确实来讲,我们每到一个城市,它有独特的城市魅力和城市属性。我想想这个事情做下去还是挺有意思。但是,我们也面临另外一方面,从这个项目创始之初的投资周期,这是我们作为投资人或者制片人必须面临的一个问题。第二,我想北京作为一个开端,这个事情也希望无论是我们的公众,我们的观众,还是我们的媒体,能够关注到这样一个确实不商业,就像我们说的,我们静下心来品一品我们的生活,品一品别人眼中的生活,对我们很有意义。我想说,这次因为在影院播映,我们获得面临和其他优质文艺片一样的,是一个叫好不是很叫座的窘境,在这里也呼吁从我们的院线到观众给我们更多的宽容和机会,我想如果在这上面但凡有可能,我愿意一自之力策划不同的点,反映整个中国在世界化进程过程当中的一些难得的、感人的画面。我想,每到一个城市,会结合整个城市的风貌,来选取典型的样本,我想在北京国际化的都市里面,我们选了外国朋友,也许到了深圳,我们可能是矢志奋斗的一些普通人。到了上海,可能有它的一些风景特色。所以,我们从内心上许了一个弘愿,希望在大家的帮助和提携之下能够把它一步一步实现出来。

主持人

谢谢毛总。这部纪录影片的情节拍摄的时候是2017年拍的,拍摄过程当中,万总,我们经历了三年的时间,到今天呈现给大家,可想而知在这个拍摄当中是有一些困难要去克服和解决的,我们也请万导跟我们讲一讲这里面的困难有哪些呢?

万剑英

纪录电影最大的困难就是我们讲究它的真实性,拍起来真实也是最难拍的。

主持人

当老江知道有一个人跟拍的时候,心里面要表现一下,或者想我该怎么呈现。

万剑英

老江还好,老江是非常真实的一个人,他是不管我们的。但是,有的时候纪录电影,因为不像有剧本一样,可以设计情节,可以设计冲突。我们在大银幕上都会期待三分钟一个冲突、五分钟一个大的转折。其实在细水流长的当中,谁的生活那样,那是过不下去的。就是这样平淡的生活我怎么来记录它,平淡当中我怎么换一个角度。有时候会绝望,跟着老江跟着一天,就吃喝拉撒睡,好象什么事也没有发生,非常绝望的。但是他一次一次的,又让你觉得一定会有什么。我觉得他是一个外国人,他是一个独特的视角,老江说了很多话都是金句名言,但是有一句话特别打动我。他说我们在东直门看到一个人背着一个包,我会想他从哪里来,他一年回几次家。我想我们可能平常,我们就是知道那些人可能要回家,但是不会发出这样的感慨,我觉得他给我们一个特别好的视角,所有的人都给我们另外一个视角,这种视角是我们自己原来是埋藏在最深处的一种温暖,后来我通过这样的,我想这么一个大都市,有了洋北漂、土北漂,我们都需要给彼此的温暖,给予他们更多的理解,这种东西,我想所有这些东西是埋藏在平时日子里头的,不需要惊天动地的事情把它抒发出来,这是让我可以潜下心来认认真真观察他的生活,然后从他的角度来观察这样的北京。

我再补充,你说的城市的题材,我们是一个刚开始,一开始的时候,这花并不会结得非常的艳丽。在世界很多大的城市,纽约、伦敦、东京,无数个片子来纪录它,尤其北京正在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是值得我们去纪录的,我们只是开了一个小头,我们从一个很小的切点进去,我相信像记录中国这样的大的城市、超级城市,会有很多影片的方式一定会呈现的。

主持人

刚才我听万导娓娓道来讲述的时候,影片通过记录外国人眼中的北京,他们的日常生活,可能有很多触动我们心灵的地方。在这部纪录片影片当中,有没有戏剧性的矛盾冲突的地方呢?

万剑英

其实我们在每个人物的时候,是暗含着一条线的,江森海创可贴8开了很多年,其实每年跟踪他的时候,每年都有一个目标,我应该怎么能够更吸引顾客进来,其实他都有这样的暗含,他怎样克服困难。当然,有些东西,因为你是完全真实的一种记录,我们不会把冲突的那一面,因为电影是可以的,我着力拍他冲突的一面。我们要观察我们自己的生活,很多的转变就一念之间就发生了,这样的纪录电影会呈现出来想象这个时间就像水一样把这个时间又过去了。像哈希博是全家刚来北京,是巴基斯坦人,他面临什么呢?他当时还没有拿到工作签证,没有拿到工作签证意味着全家要出去不能在这儿待着,那段时间他焦虑的是这件事情。其实这件事情作为他来说是天大的事情,但是在城市中,是可以过去的。很多外国人,在我们看来是很小的事情,在他们来看都是天大的事情。这样的事情,我们可能在他日常生活当中就这样过去了。

我想纪录电影呈现的可能就是一个细水流长平常的生活,我们要从另外一个角度看他,就像他从他的角度来看北京一样。

主持人

感谢万导的分享。刚刚我们说到了老江在北京的27年生活闯荡,很多人说外国人在中国,不同的城市可能有不同的特质,外国人选择不同的城市可能也体现出您内心的一种想法,比如说老江选择北京,可能你内心就是一个很大气的人。有人选择上海,可能他就是一个很精明、很细致的人。我不知道你在中国去过哪些城市?您对这样的观点或者您自己是这样一种人有什么看法呢?

江森海

肯定是有,我选择了北京,而且我在上海也待过一年,也不是特别适合我。我们老外也是这样说的,上海的老外和北京的老外也不一样。因为一个城市会改变一个人,上海人可能更商业化,北京,确实是90年代那些洋北漂过来的,来北京的是因为喜欢文化,喜欢中国,喜欢历史等等。去上海的可能更多的是公司的自己创业的,不一样。深圳可能现在很多IT行业的,前沿科技的,最近我还去了成都,那边也是蛮有意思的,也是稍微有不一样。

主持人

会不会等您年纪大一点就会选择到成都定居呢?

江森海

我和我老婆说了,其实我们俩个人特别想二线城市或者三线城市生活,因为我们喜欢武汉,武汉历史也蛮长的,地方也很有意思,也有好吃的,天气方面有点困难,有点热。确实每个城市在中国的老外非常不一样的。

主持人

当你去过中国很多城市之后,你会觉得北京会与众不同的吗?

江森海

我有一个感觉是,我去那么多城市,我运气好,所有大部分的大城市我都跑过,我回北京就是一个回家的感觉。怎么不一样?其实和人是有关的,对我来说,我在上海的时候,我每次听到北京人说话,就有一点回家的感觉。我记得有一次在上海,跟着一大波人吃饭,突然有一个北京人在我前面,特别想跟他聊,说了一口北京话,感觉很舒服。

主持人

您在英国的家人或者朋友,他们会怎么看待你在北京这么多年的生活?羡慕吗?

江森海

刚开始的时候,回家大概两年一回,家人会说你怎么在中国生活,他们觉得很有意思,但是没有想到你会在那生活。过了一段时间,中国开始发展起来,奥运会,好多人就说你去中国是对的。其实我不是那种洋北漂,我是为了钱过来的,我是为了冒险,为了有意思才过来的。然后国家发展起来了,我也发展起来了,我和国家一起发展起来了,我就运气好。开始的时候,好多当地的英国人觉得很有意思为什么要这样过去,现在他们会觉得你很聪明,你是怎么想到的。

主持人

老江现在除了在一些胡同里,南锣鼓巷里开自己的一些文创店之外,是否还做一些其他与时俱进的事情呢?

江森海

我做了一个系列的,给新华网做了一个系列的纪录片叫《四季中国》,这个纪录片也是花了两年的时间,就是每个节气,两周一回,我跑了很多地方,在中国体验那个节气,在贵州、安徽、河南、湖南、东北、漠河,全国都跑了,去拍24个节气,那是特别棒的一个体验,认识了很多新朋友。其实会说中文,对我来说是非常有意思的技能,因为去年的清明节,我带我闺女去湖南,住在一个农村人家,他们那里是吃米饭,在他们家生活了四天,我闺女还会说中文。我们可以跟这么一个人去聊天,一起吃饭,我记得农民跟我闺女说,我是靠半亩地养了几个孩子都上了大学。我闺女说哇,真棒,而且白天还陪着她,看看他怎么种地。孩子们会说中文,还会和这些人沟通,对她们的发展和同情心是非常好。

主持人

谢谢老江跟我们的分享,大家听完老江的讲述之后更想去看里面《HELLO 北京》这部纪录片的电影,谢谢您。在我们今天交流最后,我们还想采访一下万导,刚刚您在一开始也说这是您第一次触电电影纪录片,在将来会不会有更多的机会去呈现给我们更多的电影纪录片?会不会有这样一个转型的打算?

万剑英

所有东西都要讲缘分,接着毛总的话来说这也是一种缘分。我在大屏幕上看纪录片的时候,我觉得它能放大,情感也能放大,电影的魅力是无可取代的,我倒是希望更有缘分。我是真的希望有更多的纪录电影能够在咱们电影的市场上有它的一席之地。

主持人

谢谢万导。今天非常感谢万导、毛总和老江和我们一起分享《HELLO 北京》这部真实的纪录电影,希望大家有时间到电影院看一看五位外国人在北京的生活状态,感受一下他们的生活魅力,我们以后也希望毛总把城市系列的纪录电影能够继续坚持拍下去,给大家更多的享受。非常感谢三位,谢谢你们。也谢谢大家收看我们今天的节目,再见!

【责编:高雪】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