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发展网
  • 点击搜索
当前位置:首页 > 经济民生 > 高端访谈

张车伟:城乡间要素双向合理流动机制开启乡村发展新局面

作者:     来源:中国网     时间:2019-05-07 10:09

中国网:国家发展改革委日前公布了《中共中央 国务院关于建立健全城乡融合发展体制机制和政策体系的意见》,文件中提出了建立人才入乡激励机制、工商资本入乡促进机制,以及农民收入持续增长等有关乡村发展的重要内容。为了使广大网友更加深刻地了解相关内容,以及重大政策产生的深远影响,中国网《中国访谈》节目特别邀请到中国社会科学院人口与劳动经济研究所所长张车伟进行解读。

1e5fb336-50d5-494c-bea7-d074f5b4d5d4_watermark

中国社会科学院人口与劳动经济研究所所长 张车伟做客中国网《中国访谈》 李佳/摄影

首先欢迎张所长做客中国网《中国访谈》节目,《中共中央 国务院关于建立健全城乡融合发展体制机制和政策体系的意见》日前发布了。您认为这个文件对乡村发展意味着什么呢?

       张车伟:这个文件应该说是关于如何促进中国经济高质量发展的一个战略举措,也是中国改革发展进入到深水区带有突破性的文件,在很多方面都比过去的政策力度(更大),体制机制建设有了非常大的推进。对于今后农村发展来讲,它的意义重大。对我们建立美丽乡村和乡村振兴来讲,这是具体政策探索。通过这样一个文件的颁布和实施,今后的农村就会变成一个吸引人的地方,而不是人们逃离的地方。中国的发展也会更加均衡,实际上也就是要解决我们发展不平衡、不充分问题的一个重大战略举措。

中国网:看过这个《意见》后,您认为文件中的亮点都有哪些?

       张车伟:这个文件让我看到以后非常振奋,这里的亮点太多了,也是因为我们在过去研究中敢想,但没有能够在短期内实施的政策在这里都有所部署,在有些做法上都有突破。这里面有几大体制机制建设是很让人振奋的,比如第一个是要素在城乡之间合理配置的问题,解决了土地、资金、人才在城乡之间如何合理流动和配置,这里面亮点纷呈。

第二,城乡公共服务建设普惠化的问题,过去我们在城市能够享受到的公共服务,在农村今后也要同样能够享受到,而且是一种普惠的公共服务。

第三,城乡一体化的基础设施建设,包括交通、水电、垃圾处理,今后农村和城市不再有区别,而且建设标准也和城市没有区别。

第四,建立农村多元经济发展的体制机制,过去农村都是集体经济,现在还要鼓励工商资本下乡,这样农村经济的主体和市场主体不光是农民了,各种市场主体都会参与农村的发展。

第五,确保农村农民收入持续增长的体制机制,这里面包括如何让农民分享到财产性收益,如何让农民从经营性收入中提高收入,如何让农民从工资性收入中提高收入,如何让农民从转移支付中进一步增加收入,都做了相关制度的安排。更大的亮点是,这些体制机制的落实还要通过在全国有条件的地方,建立市县一级的城乡融合发展实验区,承担起先行先试的任务,从这个意义上来讲,这个文件对于下一步改革具有里程碑的意义。

中国网:这个意见当中的措施有没有哪一项或者几项是您意想不到的?

       张车伟:在城乡之间合理配置方面,过去我们想了很多,但很难突破的,在这里都有所突破。比如我们解决人才的问题,一方面使得农村进入到城市的人能够留到城市,解决市民化的问题,同时让那些农村发展需要的人才能够回到农村,(解决)在农村留得住的问题,都出台了一些具体的举措。在资本的流动方面,这次非常明确地提出,要把工商资本引入到农村去,在这里也做了很多制度性的安排。也就是说在过去我们研究当中,可能觉得还需要更长时间去探索的问题,现在看起来马上要落地了,这个还是让人印象深刻而且耳目一新的。包括文件当中对于农村集体经济,农村的承包土地、宅基地、农村集体经济的财产性收益分配,都是鼓励地方进行政策性探索的,探索自己发展的道路,如何去盘活农村的这些资源。

中国网:目前我国乡村发展存在的困难和问题是什么?《意见》中有没有提出解决的方法?

       张车伟:中国农村发展的问题非常多,过去我们的发展在某种程度上把农村和城市的发展相对割裂开来,城乡发展呈现二元结构体制,出现的结果是要素更多的是从农村流向了城市,包括人才、资本都到城市流动,反之要素没有到农村去,造成的结果是农村凋敝,农村剩下的都是妇女、儿童和老人,很多青壮年的劳力进入到城市打工,农村一派萧条凋敝的景象。解决这个问题的核心就在于如何把发展的要素合理地配置到农村中去,这次可以看到在合理配置城乡要素方面下足了功夫。

建立城乡之间这种要素的合理配置机制,也是强调要素在城乡之间双向合理流动。这些人才哪儿需要,就应该配置到哪里,资本在哪个地方能够取得好的收益,就应该进入哪个地区,让农村发展变成新的舞台,这是让人印象非常深刻的。

中国社会科学院人口与劳动经济研究所所长 张车伟做客中国网《中国访谈》 李佳/摄影

 中国网:《意见》中还提到了要建立城市人才入乡激励机制,可以说农村没有人才,发展就无从谈起。农村如何吸引人才,留住人才,使乡村和城市之间不再是要素的单向流动,对这项机制您怎么看?

       张车伟:我想,要留住人才道理很简单,你得让这些人才在农村有用武之地,让他能够有合理的、体面的收入,让他的生活水平不能比城市有所降低,所以,我想等你把农村打造成这样有吸引力的地方时,农村需要的人才也就流到了农村去。

过去的发展中,之所以人才无法流到农村,就是因为城乡差别太大,农村收入水平太低,远没有适合人才发挥作用的舞台,同时生活水平和城市相比相差太大,基本的公共服务也没有,基本的基础设施也没有。进到农村等于说生活水平、生活质量下降了一大截,如果在这些方面,农村和城市没有区别的时候,我相信农村的舞台就变成了一个有吸引力的舞台,很多比较高级的人才也会到农村去,资本也会流到农村去,这样我觉得乡村就实现了振兴,乡村的发展也就变成一片欣欣向荣的局面。

中国网:《意见》中提到了建立工商资本入乡促进机制,社会力量进入农村将会给乡村发展带来什么呢?

       张车伟:工商资本进入农村是启动农村振兴或者发展的一个重要的手段,资本不进入到农村,农村的发展可能也就无从谈起,以至于人才也就无用武之地。这是首次在中央文件中明确鼓励工商资本入乡,而且也在这当中进行了一些体制机制的设计,而且也进行了一些风险防范,在这方面进行大胆探索以后,一定能够给农村带来一些新的局面。

工商资本入乡的核心,就是文件中所强调的,工商资本要和集体经济进行合作,而不是和单个的农民进行合作。农村集体经济收益的分配,要参与到今后资本增值的分配过程中,农村集体财产不能说一租了之,一卖了之,而是要形成稳定的,能够促进集体经济增长的体制机制。如果工商资本在农村赚了钱,它始终有一个向集体经济成员分配的体制机制。这里要防止农村和农民的权益受到资本的侵蚀或者被资本剥夺,这就不对了,而是工商资本进入到农村以后,资本得到了收益,能够惠及到农村的集体经济成员头上,让村集体得利、让农民得利,这就是乡村振兴重要的一个抓手。

中国网:《意见》中在提到宅基地制度改革时用了两个字“稳慎”,您怎么看这两个字?

       张车伟:因为农村宅基地和土地改革一直是牵扯到农民利益的核心问题。所有的城乡融合发展,都不能损害到农民的利益,不能损害到农村集体经济的利益。实际上就是说,要在共赢中发展,要让农民能够在享受到收益的过程中发展,不是说把农村的土地简单地租赁或者卖给工商资本,我觉得这样的话方向上就有问题,而是说要建立一个农村集体经济和下乡工商资本能够合作共赢的发展模式,通过试点和经验做法,这样应该能够找到一个共赢的模式。

 中国网:可能对于农民来说关注的不是多种形式的经济和经营,它关注的是我的收入会不会受到影响。《意见》中对农民收入的问题怎么规定的?

       张车伟:农民的收入也是这个文件中重要的亮点,在体制机制上要保证农民收入不断增加,这里面详细地罗列了如何增加农民收入。

首先是经营性收入,比如一些农民有自己经营的土地,要鼓励工商资本和农民的这种经营相结合,把农业向着一个规模化、产业化的方向发展,增加农民的经营性收入。

然后还要鼓励增加农民的财产性收入,因为农民的集体经济土地,包括承包土地,还有宅基地合理地利用以后,土地就变成了农民的财产。在这个财产中挣到的收益,农民也可以分享到。

第三,农民的工资性收入。工商资本或者是更多的资本下乡后创造了更多的就业机会,农民不需要进入城市打工挣钱了,有可能就地就能找到一份不错的有收入的工作,工资也会不断地增长。

第四,转移性收入也会惠及到一些弱势群体中去。通过这几个方面的收入增长,我相信农民收入的持续增长问题就能得到解决,而且农民的收入问题也是农村发展的核心,当农民的收入有了实质性增长以后,农村的发展也是水到渠成的。

 中国网:谢谢张所长接受《中国访谈》的专访。谢谢。

【责编:高雪】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