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发展网
  • 点击搜索
当前位置:首页 > 经济民生 > 高端访谈

尚雯婕:电子乐很适合与古典文化相结合

作者:     来源:中国网     时间:2019-06-14 16:53

中国网:电子唱作人尚雯婕毕业于复旦大学法语系,曾获颁中法文化推广大使、中法友谊大使。2019年荣获法国艺术与文学骑士勋章。她用谈恋爱的心态做音乐,用音乐沟通世界。她把电子音乐与古典文化完美融合,精准传达古典文化的意境和魅力。2019音乐先锋榜她荣获最佳女歌手、先锋电音歌手、最佳先锋创作歌手、最佳制作人四项大奖,不断扩大电子音乐在华语乐坛的影响力。近日,尚雯婕接受中国网《中国访谈》专访,在节目中说法语、聊音乐。

827cef4a-dd3e-49f9-9379-4829a07177be_batchwm

电子唱作人尚雯婕接受中国网《中国访谈》专访   郑亮/摄影

中国网:欢迎尚雯婕作客中国网《中国访谈》节目。

尚雯婕:您好。

中国网:法国大使馆授您文学与艺术骑士勋章。您之前对这个勋章了解吗?

       尚雯婕:了解,因为我是法语专业的,所以在上大学的时候,我的老师他家里有一个骑士勋章。他的骑士勋章其实跟我的勋章有点不一样,他的等级还更高一些,因为主要是颁给教授或者在文化教育方面作出贡献的人。所以我们每次去他家的时候,都看到那个勋章被裱在那里。我的老师每次有新朋友来家里的时候,都会非常隆重的给他的朋友介绍他的骑士勋章。

中国网:这是国家级的荣誉。

       尚雯婕:国家级的荣誉。从我老师身上,我就看出来这个勋章大家都很看中,分量很重,没事的时候他还会跟我们提起这件事。在上大学的时候,我们就觉得这个东西很厉害,那个时候觉得勋章跟我没什么关系,因为我们大学毕业一般的就业方向都是企业什么的,所以那个时候觉得老师很厉害,当我听说可能这个勋章要颁给我的时候,我其实心里特别紧张。

中国网:意外吗?

       尚雯婕:很意外。

中国网:自己能拿到这个勋章觉得很意外。

       尚雯婕:很意外,很意外,因为我原来是觉得可能必须得在非常严肃的那种文化教育领域作出贡献,才有可能拿到这个勋章,教授级别的人物或者做出什么学术研究的这种,所以我原来没有想到我可以拿到。

中国网:也是中国歌手里第一位?

       尚雯婕:音乐行业第一位。

中国网:那说明您在中法文化交流活动中确实对法国文化的宣传做了很多,接下来有没有什么计划在推动中法文化交流方面还做很多工作?

       尚雯婕:我挺惭愧的,以前最开始写歌的时候还写点法语歌,这两年法语歌写的不太多,但是有了这个勋章以后,会更加督促我多做一些这样的活动。既然我有这个法语专业,也有比普通人更多的宣传机会,我还是应该多做一些文化交流的工作。

 中国网:您之前也参与了很多中法文化的活动,您觉得自己在中法文化交流中发挥了什么样的作用?

       尚雯婕:最直接的一个感觉,我的老师告诉我,自从我在大众媒体上出现了以后,报名法语系的学生多了很多,我们学校的招生办感觉生意红火了很多。

中国网:喜欢法语的人越来越多?

       尚雯婕:对,可能是因为在大众媒体上经常出现,大家会提及我的大学背景、专业背景,所以很多年轻人就会觉得法语很好,觉得学法语很有用,他们就会对法国文化感兴趣,或者有一些向往。所以在这种推动上,我觉得是比较直观的。如果我能再做一些比较直接的交流工作,比如说像2016年,我去帮法语文化周做推广大使,这种比较直接的文化推广,很多人就会更直接的参与进来,参与到具体的项目、这个活动当中,大家都可以力所能及的去学习、去运用,从中其实就促进了一定程度的中法文化的交流。所以我觉得我还是可以在这个领域做一些事情的,尤其是这个勋章颁给我的同时,更加肯定了,原来你有很多事情可以做,以前已经做过的,或者以后可以去做的一些方向,都可以自己想一下。

 中国网:其实自己有能力去做。

       尚雯婕:空间还是挺大。

中国网:您大学的本专业就是法语,那我们是不是可以认为,您和法国的缘分就是从这个时候开始的?

       尚雯婕:是的。我在上大学之前,在上海念的高中。这个高中比较特别,它有一个法语班,法语不参加高考,不是那种必须要考的很好的科目,但是算是跟法国有一定的交流性质的班级。高中10个班,1班就是法语班,法语班必须是全校里最拔尖的学生才能进去。我不是。

 中国网:您不是法语班的?

       尚雯婕:我不是法语班的。其他9个班级就会特别羡慕在法语班里念书的同学,他们课后有很多其他活动,每个星期有法语课。我记得那个时候,当时的法国总统访华还专门来了我们学校,来访问了这些学习法语的高中生。那个时候我们就觉得那个班的学生很有特殊性,一开始可能也打了点潜意识里的基础,所以后来报考专业的时候,选了法语,我觉得也有这个原因在。

中国网:我也接触过一小段时间的法语,确实很难学的。您能不能给我们说几句简单的法语,比如说我喜欢音乐怎么说?

       尚雯婕:(法语:我喜欢音乐),它有些发音跟英文有点像。英文的music,法语的拼写有一点点不一样,发音很像。

中国网:我们节目的名字叫《中国访谈》,用法语怎么说?

       尚雯婕:法语(中国访谈,世界对话)。

中国网:真好听。您曾经在法国举办过法语音乐会,同时也在国内发行过法文的歌曲。那您觉得法国音乐和中国音乐有哪些同和不同呢?两者有没有可以互相借鉴的一些地方?

       尚雯婕:有相同的地方。法语也是非常注重旋律性,尤其我们熟悉的一些法国歌曲,它的旋律是非常优美的,比如说像《玫瑰人生》,它非常注重调性和本身的语调。而且中文音乐非常注重文字寓意的一个语言,法语也是。有很多的法语歌曲,它的文字写的真的如诗歌般的美好。和中文歌曲不太一样的一点,法语音乐因为是个多音节的语言,所以它的音节,唱起来更忙叨,中文因为是个单音节的语言。

中国网:那我是不是可以理解为唱起来更急促、更紧凑?

       尚雯婕:你就觉得你的嘴皮子不停的在倒。

中国网:是这种感觉。

       尚雯婕:对,嘴皮子不停的在倒,这跟语言发音有关。

 中国网:作为一个歌手,音乐是跟这个世界沟通的语言。有人说尚雯婕是在音乐路上不断突破的异类歌者,您怎么看这样的评价?

       尚雯婕:我挺高兴大家把我当成一个比较独特的存在,独特不是我能选择的,可以这么说。我能做的东西其实是我仅仅能做的东西,我应该是做不了其他的事。如果大家能接受,还用相对比较善意和包容的态度去理解和对待它的话,我心里其实很高兴。

中国网:有一句话说的好,你的与众不同才弥补了这个世界的一些残缺和不完美。今年的《音乐先锋榜》您收获了四项大奖,最佳女歌手、先锋电音歌手,还有最佳制作人、创作歌手,哪一个奖是您最希望得到的?

       尚雯婕:这四个奖我都挺喜欢的。

中国网:都是最希望得到的。

       尚雯婕:对。尤其最佳制作人、最佳电子音乐人,因为我是写歌的,写歌的人一直都渴望着大家可以对他的制作能力、对他的创作能力认可,所以这几个奖项能够一起拿到、同一天拿到,对我们的震撼还是挺大的。

中国网:这是对您的认可。哪一个奖是最意外的?

       尚雯婕:最意外的可能就是最佳制作人。

中国网:这也是最希望得到的。

       尚雯婕:对。因为制作人代表音乐幕后所有的含金量,我觉得是对于一张唱片的认可,最大或者最重份量的一个奖项就是最佳制作人。

99b624de-88b5-4714-a390-e17dfd8d4583_batchwm

电子唱作人尚雯婕接受中国网《中国访谈》专访    郑亮/摄影

中国网:23号,新歌也发布了,歌曲叫《running out》。据说这首歌是为了写给自己早晨起床比较困难的那个时刻,是写给自己的还是写给所有有这种状况的人?

       尚雯婕:写给自己的,相信跟我有一样状况的人不在少数。

中国网:写完之后,对自己有没有督促,有改变吗?

       尚雯婕:写的目的就是督促。一开始主歌就是不爱起床、不爱干活,老想拖着,副歌就是督促你时间没有了,人生没有了,青春被你浪费了,副歌就是不停的在重复这句话,给自己打一闷棍,能够打醒。我觉得我自己的人生反正是这样,不断的揪着自己的后脖子,跟懒的瘫在那里,两种状态之间不停的挣扎。

中国网:我觉得这首歌的副歌,特别适合作为起床的闹钟。副歌一起来之后,好像就喊你快起床、快起床,有这种感觉。

       尚雯婕:本来歌词就是这个意思。

中国网:那您一般写歌的时候,创作灵感都是来自于哪呢?

       尚雯婕:以前我写歌,得需要随时随地,以前我是随时随地记,如果我不随时随地记,我就想不起来了。比如说我想犯懒了,我就写下来不想起床、不想干活,我就随时写下来,或者我看到个什么东西,一些景象比较触动我,我必须把当时的感觉记下来,如果这一秒没有记下来,十分钟以后我就忘了。还有现在我比较常用的写作灵感来源是去看别人的作品,比如说去看电影、看展览。

中国网:哪个画面或者哪个镜头,哪一段电影触动了你内心的那根弦,所以才会有灵感出来?

       尚雯婕:会,我相信写歌除了技巧以外,一定是需要感触和情绪的。就像我前两天看的《何以为家》这部电影,它是讲黎巴嫩难民的,看完以后,我这两天在家里写歌,我就发现我写歌的时候电影镜头就会不断的在我脑子里出现,那个小男孩的那个样子,他的生活状况就会不断的在我脑子里出现,它就会影响我输出旋律,所有的感觉都会不一样。所以现在我是挺乐意用这些作品影响我的,写别人的故事,以前我老写自己的故事,现在我觉得应该写写别人的故事。

中国网:好,接下来咱们聊聊您去年参加的综艺节目《声入人心》。这个节目受到了广大好评,作为出品人,您觉得这个节目和之前一些音乐竞赛类节目有什么不同吗?

       尚雯婕:我觉得最大的不同来自于所有参赛的学员,上台的这些学员他们跟我以前参加的综艺节目、选秀节目看到的年轻人是不一样的。他们的眼神不一样,他们跟你沟通的时候的状态不一样,我觉得这些年轻人他们经历了非常长时间专业的磨砺和学习,非常的象牙塔,而且对于自己的专业有着,我以前在其他的年轻人身上可能比较少看到的那种使命感。

甚至有一些真的不擅长表达自己,性格非常内向的学生,对于这样的电视节目、真人秀,从头到尾都处于懵的状态,无所适从的状态,但也就是他们这样的状态,让我觉得他们和我以前看到的年轻人很不一样,他们很简单,眼睛里的欲望更少,他们更认真、更专注。他们会让我觉得很想去帮他们一下,哪怕只是微薄之力也好,他们真的很让我感动,这也是整个节目最感动人的地方,这些上台的年轻人,他们眼里那份对待音乐的纯真,真的是纯真,那会刚录节目的时候非常震撼我。

中国网:如果用几个词来形容这些年轻人身上特质的话,您会用哪些词?

       尚雯婕:一个就是简单,一个就是使命感,就这两个词。

中国网:简单、使命感。

       尚雯婕:他们对于像歌曲、音乐剧本身的那种最简单和直接的感情非常的牢固,非常的珍贵。

中国网:刚才您提到的从节目开始到最后,录完都是懵的。像这样的选手,适合走音乐道路吗?您有什么样的建议?

       尚雯婕:没有什么适合不适合,我也说了,其实这个节目打动别人的一点,核心就在于这些年轻人他们的纯真。适不适合在这个行业发展?这得后话。

中国网:毕竟他们参与了这样的竞赛节目,说明他们还是想从事这样的职业。

       尚雯婕:我一直不觉得高雅艺术和年轻人的流行文化当中一定需要设一个什么样的门槛,我倒是觉得这个节目做的很有贡献的一点,就是激活了国内很大一部分市场,也就是对高雅音乐欣赏的这一片市场。这片市场,也许听众的年纪相对更年长一些,甚至渗透到更年轻的听众群里去,对于音乐剧、歌剧这些高雅剧种的欣赏,以前这个市场不能说没有,只能说是属于“沉睡”的状态,通过这个节目激活了,至少开始激活了。这就是我希望的,在高雅艺术和流行文化之间,大家其实破圈了,某种程度上已经成功破圈了,这对高雅艺术来说是件好事。

中国网:您怎么看他们今后的发展?

       尚雯婕:我听说这个节目播出之后,不但他们这群小孩有了更大的市场,而且音乐剧专业、美声专业报考的人数都比往年多了很多。

中国网:这是一种引领性的改变。

       尚雯婕:这就是引领性的。大家对于这个行业更有信心了,大家也更喜欢了,也更愿意去欣赏了,它就慢慢的激活了这部分市场,给了更多的年轻人自信、信心,可以花几年的时间学这个东西,这是一种良性的市场循环。

中国网:在节目中,您除了教他们音乐之外,自己有没有一些收获呢?

       尚雯婕:有,有很大的收获。在上这个节目之前,我看过音乐剧,但是说实话没有那么深的切身体会,我也听过歌剧,但是男高是什么,男中是什么,男低是什么,哪个难唱,哪个好唱,二重唱、三重唱里面的窍门在哪里,关键点在哪里,之前当然不知道。录完这个节目,就像上了一堂专业课似的。

中国网:第二季您还会参与吗?

       尚雯婕:还在接洽中。

中国网:自己希望参与吗?

       尚雯婕:我还挺希望的。

 中国网:您希望第二季自己在这个节目中发挥什么样的作用?

       尚雯婕:他们说我是“梅溪湖MC”,挺好的,我可以把MC做好就不错了。

中国网:很多年轻歌手,也希望有您这样的导师来继续引领这些年轻人在音乐的道路上越走越好,您在这些青年音乐人身上,最希望看到或者最希望他们做到什么样的特质呢?

       尚雯婕:我相信比较纯真的人可以把一件事情做到最好,所以就像刚才说的,反而是比较简单、没有杂念的,我会觉得比较容易走的远,因为没有那么多的东西去干扰他,他可以把自己的业务做到最好。

中国网:也就是说,在起步的时候,就应该单纯的在音乐这个专业里把它做到极致。

       尚雯婕:对,尤其是刚刚开始的时候,刚刚开始大家有一个最干净、最简单的起步,我觉得这才是最理想的状态。

中国网:接下来聊聊您参与的另外一个综艺节目《经典咏流传》。我见您在微博上也写过“最近用古诗词写歌上瘾了”,电子音乐和古典文化的结合其实是很困难的,这种跨界的创作方式和之前的创作有什么不一样吗?

       尚雯婕:一开始我还觉得不太容易。我记得最早,一年多以前开始写《木兰诗》的时候,我觉得能不能写?会不会出来很怪或者很套路?但是自从写了《木兰诗》,今年又作了《白雪歌》以后,我是真的开始觉得对于中国古诗词这块,我可以做一点事情,就是慢慢的喜欢或者享受去把这两者结合起来。电子音乐乍一听好像这个东西很现代,跟古诗词搭不上边,但其实我写了这两首以后,发现是可以融合的。

因为中国古诗词里面有很多是言外之意的东西,我们在上学的时候念古诗词,其实我们去学的也是除了字面以外作者要表达的东西。最难的古诗词是意境的描写,意境的描写你要通过普通的音乐、乐器很难表达,因为它在文字上就属于言外之意,是不写进字面上,而是需要去意会的东西,但电子乐就能做到。因为电子乐可以通过合成器的音色去营造一个背景大画面,这种合成器音色营造出来的优势是传统的非电子乐做不到的。所以后来我就发现其实电子乐很适合跟古诗词或者古文化去做结合,因为古文化深,所以电子音乐就有用武之地。

中国网:一个是不好表现,一个是容易表现,可以说是互补的状态。

       尚雯婕:因为电子乐适合表达潜意识,我们说的潜意识,也就是不在明面上的东西,它通过很多的音色在你背景的层面去铺开。其实古诗词,还有包括中国的山水画都很有电子精神,诗词里和山水画里都有留白,这种留白的东西,你说你要用一把吉他唱出来,其实不太好做,但是电子音色可以做到,合成器音色可以做到。

中国网:您下半年有什么计划?

       尚雯婕:还是继续写歌,可能有一些节目需要去准备。

中国网:今年是新中国成立70周年,您对祖国有什么样的祝福?

       尚雯婕:我觉得我们并不是生活在一个和平的时代,尤其是看了《何以为家》以后,我深刻的感觉到,我们并没有生在一个和平的时代,但是我们却生在了和平的国家。所以这一点,我觉得我们需要去珍惜。在这样和平的年代里,我们需要更努力地建设这片国土,为她创造更多的价值,希望国家可以越来越繁荣昌盛,和平可以永久,这样的话才能够有更好的生活,大家才能够为自己、为他人创造更好的一片蓝天。

 中国网:作为青年文艺工作者,您觉得应该如何用自己的行动以及作品来传递正能量呢?

       尚雯婕:我觉得可以多做一些跟文化交流有关的工作。包括像《经典咏流传》里,可以尝试把一些古代的文化和现代的流行文化做结合,这种古文化的复兴对于接下来文化的发展和传承是有帮助的。作为一个文化工作者来说,我觉得这样的工作是很有意义的。当然还有可能,把现代、当代的文化去和国外的文化做交流和结合,我觉得这两者对于我们来说,都是非常有意义和价值的。

中国网:因为中国的未来一定是国际化的,所以和国外文化上的交流一定是必要的。好的,谢谢尚雯婕接受中国网《中国访谈》专访,谢谢!

       尚雯婕:谢谢!

【责编:高雪】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相关文章